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联盟小说白酒与红酒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09:47 编辑:笔名

很久很久以前,胶东登州城郊有个不大不小的财主杨老爷,家里不说家财万贯,也有几百亩良田,十几头大牲口。老爷呢,人长得不上不下,也算是人模人样的。杨老爷娶妻李氏,夫妻二人举案齐眉,老爷稍稍地有点气管炎而已,这个嘛,自古就有,上至房玄龄,下到贩夫走卒,无妨无妨。现如今杨老爷因为经营有道,家业是越来越大,越来越风光,良田大宅,贤妻孝子……唉,话说到这里,老爷叹息一声:“想我已是人到中年,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只有一事不得,实在不甘哪。”李氏哼了一声,知道这日子越过越好,老爷的心动了,看上了对街的豆腐小西施,想要娶回家来,只因自己不曾松口,就日日这么唉声叹气,耷拉着二尺老驴脸,动不动就撂脸子给她看,一看就够喝半壶的。  唉,李氏偷偷的抹了抹眼泪,这男人哪,暖饱思淫,何曾记得半点同甘共苦的情分。罢了罢了,由他去吧,这天下,薄情之人何止就他一个。这百般思量,李氏大娘终于答应老爷娶这豆腐西施进门,做了姨奶奶。老爷一听这话,抱着李氏大娘又是亲又是啃,诅咒发誓一定不会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心底的还是她。这女人哪也是心软,架不住男人三句好话来哄,李氏被老爷搂着从炕头滚到炕梢打了一晚上的妖精架,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至于准备彩礼嫁娶什么的,也不麻烦,照着老辈娶姨奶奶的礼法去做就是。从天不亮忙到天大黑,忙的脚后跟直打架的管家才想起一件事来,赶紧得颠颠地跑来问杨老爷:“老爷,这姨奶奶娶进来,您要怎么分配去大奶奶房里和姨奶奶房里,到时候我好安排。”老爷一听这话,嗯,这倒是个事儿,怎么安排呢。那会儿也没个张艺谋给他做管家出主意,搞个大红灯笼高高挂什么的,就是出了,想来这老爷不舍得天天晚上点着大红灯笼,那得浪费多少蜡烛啊,败家玩意要不得。  老爷这人别的毛病不多,不爱耍钱也不去逛窑子,嘿嘿,这个嘛不是没想过,一来大娘子管着,二来土财主天性吝啬。平素就爱喝两口小酒,翘着二郎腿唱几句“马大宝我喝醉了酒……”管家这一问,老爷寻思半天,怎么安排才能又不得罪大老婆,还能尝尝这豆腐的鲜儿呢,这话儿得好好说。转圈想了半天没要领,老爷有些烦躁,伸手拿起桌上的小酒壶喝了一口。哎,还别说,这一口酒下去,老爷倒是来了主意。他哈哈一笑坐下,又把二郎腿翘起来,对管家说:“管家,到时候你就问我,老爷今晚你是想喝白酒还是红酒。我若是说想喝白酒就是去大奶奶房里,若是说喝红酒就是去姨奶奶房里。”    管家一听,哎哟老爷就是老爷,这主意也想得出来绝了,大大地把老爷的马屁拍了又拍,杨老爷也觉得自个难得这么聪明一回,乐得那也是哈哈大笑。这主仆二人得意之际,没料到这话让路过的大奶奶丫头听到了,赶忙跑回房一五一十地学给大奶奶听。气得大奶奶狠狠地呸了一口,白酒红酒这鬼话也能想出来,怎比得那个倾国倾城的张爱玲笔下红玫瑰白玫瑰风雅有致。想到自己堂堂一奶奶居然沦落成了白酒,大奶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这一哭把老爷吓得不轻,赶紧爬回房安抚去了。  第二日,天公也算作美,不下雨也不下雪的,杨老爷顺顺当当地把豆腐西施娶回了家。尽管只是姨奶奶,杨老爷也没想要委屈了娇滴滴的西施美人儿,请了亲朋好友来热闹一番。各位要问,这豆腐西施长得如何。嘿嘿,听这名就行,豆腐西施,人自然不会差了。可惜啊,人被红盖头盖着,我是没捞着看,也就听了半宿的墙根,还被风吹了感冒了,这眼眯马糊地更看不清楚了。不过呢这个真的可以想象,各位自个回家躺炕头上想去吧。  喜酒喝完了,客人也都散去了,眼瞅着良宵苦短,管家来到老爷和大奶奶跟前问:“老爷,今晚您是想喝白酒还是红酒?”老爷一听,捋捋两根山羊胡子一本正经的说:“嗯,嗯哪,今天张老爷贺喜送来几瓶红酒,听说很不错。那就尝尝吧。”管家心领神会赶紧下去安排了。李氏也没说什么,这娶妾晚自然要宿在新人房里。于是,老爷也就乐颠颠的去了新房。美人儿曲意奉承,使出浑身解数,一夜小登科,风光无限,老爷餍足。  话不多说,第二日晚间,管家又来问:“老爷,今晚您是喝白酒还是红酒?”老爷正在兴头上,那小美人儿哪能舍得下,笑眯眯地说:“这红酒喝着味道还可以,今晚还是红酒吧。”管家又下去安排了。李氏有些气闷,心头发苦,面上倒也没露出来,也没说什么,一个人起身回房去抹眼泪了。老爷哪里顾得这些,兴冲冲地直奔新房而去,又是一夜颠鸾倒凤。  第三日晚上,还是红酒,李氏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不过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顺手砸碎了两个大花瓶,回房的路上踢到了三个屏风。这乒乒乓乓的,听得新房里的老爷心肝那个直颤,肉疼啊,这都是高仿的古董啊,也算是值钱的物件。不过肉疼归肉疼,终是色字当头,英雄都过不了美人关,何况这不是英雄的土财主。杨老爷搂着小西施又是一夜好事。  第四日,李氏大奶奶没吃晚饭,只是听管家说,大奶奶去了城里,置办了好几身新衣裳,打了好几件新首饰,杨老爷扒拉算盘算计着这白花花的银子花了不老少。后来管家又说,大奶奶回家不小心又碰倒了两个客厅里的青瓷花梅瓶。老爷搂着细皮嫩肉的豆腐西施,心疼了半宿没睡着觉,凭着西施挑逗也是兴趣阑珊。  这第五日,大奶奶一身簇新地坐着和老爷喝茶,茶碗是大奶奶刚去城里买回来的,据说是的掐金丝珐琅陶瓷,一壶六杯用去了半年的田租。管家进来,给老爷和大奶奶请了安,躬身问:“老爷,今晚您是喝白酒还是红酒?”老爷沉吟了片刻,看看低头喝酒不做声的李氏,又斜眼看到坐在下首的小西施眼波汪汪地瞅着自己,那叫一个媚啊,老爷的半边身子都酥了,咳嗽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那个,那个,今晚还是红……”这酒字还没出来,大奶奶喝了一口茶,细声细气的说:“老爷啊,怎么这每日里都喝红酒,那这白酒留着,是不是要留着伺候客人呢?”  老爷一听这话,手一抖,这茶碗就没拿住,掉到地上打碎了。大奶奶斜眼看了看他,说:“老爷,这白酒不待见,这茶碗也不待见啊,那就不要也罢。”手一松,她手里的那个茶碗就那么掉下去碎了。  老爷再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对管家说:“白酒,白酒,还是白酒够味。”    哈哈,各位看官,夜深了,杨老爷和大奶奶去了温柔乡,咱们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呼呼去吧!   共 24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科学食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地区看癫痫疾病的费用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