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召唤七龙珠 千二百一十二章 逆藏时空,破局

发布时间:2020-01-17 01:37:30 编辑:笔名

召唤七龙珠 千二百一十二章 逆藏时空,破局

“这是你们的镜像。”

那镜女笑眯眯地道:“本尊好不容易才将祂们从过去时空当中召唤出来,可以陪现在的你们好好玩一玩哦。”

话声落,右手一挥,那一个个身影,就疾速朝这边杀来。

众人匆忙应招,一时间,虚空中各种力量爆发,强大的拳劲指罡剑气刀痕,将虚空片片撕裂,拉扯出一道道超巨大的豁口,将这片镜像空间震碎又恢复。

亲眼可见,这边的吴空与那边召唤出来的吴空,双方一拳对击,竟不相上下,两人同时倒飞出去,还可以看得到,天罗盟主与对面的天罗盟主皆出一掌,试探性的攻势,也都不相上下。

“怎么可能?”

“召唤出来的身影,居然真的拥有如我们这般强大的实力,这怎么可能?”

“没错,区区镜像,岂能与我们永生三境强者媲美?”白眉副盟主也懵了。

那镜女的身影如飞烟在虚空中飘来晃去,哈哈大笑:“不是早就说了吗?这是召唤出来的属于你们的身影,怎么,现在还不信?这可是你们过去时空当中的自己啊,所以,能与你们打个平分秋色,不是很正常的吗?”

“开什么玩笑?”吴空冷声笑道:“过去时空的我,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轻易被你召唤过来。而且,所谓的过去之我,对我等永生主而言都只是幻像幻影,如果能够如此轻易召唤,那么,本尊一掌击出,便可以将过去无数个吴空的力量召唤于此时,叠加于一掌,亿万倍增强,足以将你轻易灭杀,空间毁灭了。”

“的确……”其它人也是不信。

镜女笑道:“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事实如此,慢慢打,慢慢玩吧。”

众人心头一沉。

源初大帝突然冷笑:“雕虫小技。”

众人朝祂看去,就见源初大帝一掌将另一个源初大帝震飞,冷声道:“诸位不觉得奇怪,为何我们是与过去的自己一战,而非与过去的其它人一战吗?”

众人一怔。

源初大帝道:“以我们的实力,并非完全无法将过去的自己召唤出来,只是召唤得有限,只需自己先将自己的力量叠加融入虚空,保留因果牵涉,到未来之时再召唤出来,便可以让此时的自己到未来一战,但也只是自己的镜像,并不能长期存在。如果这个镜女拥有特殊手段能够将我们在过去时空战斗时散溢于虚空之中的各种因果,各种本源之力,吸收召唤而来,那的确能凝聚一些与过去的我们一样的身影,拥有暂时性的强大力量。”

“暂时性?”众人问。

“暂时性,但这个暂时性是多久,本尊不清楚……如果这个镜像空间没有阵势支持,可能这里支撑不久,但如果有大量阵势支持,在外界源源不断将力量叠加进来,那镜女召唤出来的我们的身影,也是能长时间存在的。”源初大帝道。

众人惊问:“那怎么破?”

“哼,很简单……”源初大帝冷笑:“过去时空的我们,哪怕被召唤出来,又岂会听从那镜女的命令?如果本尊猜测没错,她要么是利用因果牵涉的力量,令我们过去召唤出来的镜像暂时受牵制,但如此不会有足够强大的战力,且不能持久。要么就只有使用另一策……她根本不是召唤遥远过去的我们的身影,而是将不久前的我们的身影召唤出来。”

众人一愣,有人问:“能说清楚点简单点吗?”

源初大帝道:“意思是说,可能是几秒钟前的我们,甚至是不足一秒钟之前的我们的力量,被召唤到此时,所以,只要这个镜像空间不破,那对面的我们的战力就一直不衰减,我们强,那镜像也强,我们弱,那镜像也弱,无有穷尽。就像是普通凡人对着一面巨大的不可破的水晶镜,打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样。”

源初圣帝冷声道:“拐弯来拐弯去,你还没说清楚我们过去的身影为何听从她的指挥?”

“不是听从她的指挥,只不过是一个诡计罢了。”源初大帝冷笑道:“你们可听说过一个凡人小故事,一个围棋入门者小明,根本无法下赢任何一个围棋高手,但他同时跟两名围棋高手下棋,却能战得难分难解,互有胜负,是如何办到的?”

吴空眼睛一亮:“把两名高手放在两个不同的房间,他先在个房间里面让高手A下一步棋,然后走到第二个房间,学着高手A的棋路,在高手B面前下一步棋,等到高手B应对完了,再走回个房间,学着高手B的棋路,在高手A面前下一步棋,等到高手A应对完,再前去高手B面前下棋。

“所以,表面上,是小明跟高手A与高手B同时对奕,但实际上,是高手A与高手B进行战斗,小明只是一个中介,本身不用作任何思考,不需要会下棋,只要好好地照搬两位高手的棋路,就能将他们玩得团团转。”

源初大帝冷声道:“不错,正是如此……所以,我们看到过去的自己的身影,可能质疑真假,也不会主动动手,就算试探,也不会战个不停,反过来,过去的自己看到将来的自己,也不会主动动手,而是试探。但是,如果中间多出某个人,就不同了。”

其它人也都回味过来了。

天罗盟主道:“所以,开始那镜女一挥手,根本不是命令那些身影向我们动手,而是镜女主动朝那些身影动手,才引来反击。我们看到一个镜女,但实际上却是若干个镜女分别朝若干个不同的身影袭击,引来反击。她伪装变成了过去的我们的身影,但却将过去的我们的身影隐匿起来。

“如此,当过去的我们的身影释放了力量攻击,她就能将那些力量引导来到我们面前,让我们每一个现在的自己都与每一个过去自己释放过的招数对轰,是这样子吧?”

有些永生主暂时还没听明白,但吴空等人却已经听清楚了:“这可真是一个好手段啊,不论我们是否动手,她都能逼着我们与镜像动手。

“只要引动我们动手,就能将我们动手时释放的力量,当成镜像投影到下一秒,让我们的力量与自己的力量对撞,本质上与凡人武学中的四两拨千斤相差无几,但只不过……这片区域是三次元空间,而她借助了我们无法接触到四次元空间的力量,让那些攻击进行折反,所以,就形成了我们与自己战斗的场面,这样下去,打多久都不会有结果。”

源初大帝道:“正是如此!!这样的手段很高明,但是,也必须是在这种环境下才能施展这样的手段,在外界是不行的。因为,在外界,们的力量可以贯穿四五六七维时空,而在这里,只能在三维空间层面释放,无法晋升到四维四次元,无法突破出四次元之上,那她就可以利用四维的力量来诱导、迷惑、玩弄我们,逼我们与自己一战。”

众人点头:“原来如此……那如何破?”

源初大帝道:“有两个破解手段,一,是我们错分开,让我们不与过去的自己战斗,只与她召唤出来的其它镜像进行战斗,但是,在她的引导控制下,这种可能性很小,本尊不大可能与过去的吴空或其它人的身影对上,只会与过去的源初大帝对上,反过来也是如此。

“第二个破解之法,就是彻底轰碎这个镜像空间,那她的招数自然不攻而破。”

那镜女轻轻鼓掌,呵呵笑起来:“厉害,真是厉害,居然能看破这手段,只不过,想要破碎这个镜像空间,你们是万万办不到的,看来,你们还是得被困在这里,不断战斗,直到活活累死啊。”

“哈哈哈哈。”源初大帝与吴空等几人都大笑起来。

“笑什么?”镜女问中。

吴空道:“笑你自作聪明,如果你不将我们的镜像虚影召唤出来,我们还看不破这个镜像空间的构成原理,原法破解,但既然你召唤出那些虚影,这镜像空间的力量之谜,我们就已经看破了。你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呵呵。”

源初大帝笑而不语,天罗盟主微微点头,眸现杀机,其它永生主,不少人还有点迷惑,似乎没看破。

“哦?本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那镜女冷笑。

吴空道:“这个镜像世界,我们只见到三次元而没有四次元的力量,但你却能利用更高维层面的力量来诱导我们,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说明了什么?”镜女似笑非笑。

吴空道:“有些永生主可能不明白,但是,本尊以前来自一个非常偏僻遥远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叫地球的世界,那里的凡人科学家有过一种很有趣的假设。”

“什么假设?”

“宇宙维度,有十一个维度,只不过,只有三维空间是舒张,其它维度空间是蜷缩压缩起来了。另类地解释,就是四五六七八九次元的空间压缩到比三次元空间更细小,藏于三次元之中,而又超脱于三次元之外。”吴空道。

镜女哈哈大笑:“一次元只有线而没有面,所以,所有一次元空间都藏于二次元之中,二次元只有面积无高度,所以,三次元世界承载一切二次元空间。进而,三次元全部受四次元世界承载,岂有反过来将四五次七次元时空收藏进入三次元时空当中的道理?”

吴空冷声笑道:“真的不可能吗?那么,对某些凡人而言,把一个容积能装下一千立方淡水的巨大水缸,塞进一个只有能装下一立方淡水的小水缸里面,这是办不到的吧?但对于科技相对发达的国度,或对修真文明魔法文明等国度,似乎并非难事。”

其它永生主也反应过来了,永生天帝道:“是储物空间,须弥芥子,纳须弥于芥子,能将一座超级大山藏在一个小小的芥菜子里面,这是空间力量的运用。有三维压缩之法,有四维之法则对三维进行切割压缩之法。在三维世界看来不可思议的手段,对四维而言,很正常。

“比如,二维世界当中,一百万平方大小的平面,无法塞进一个只有一万平面大小的平面里面,但对三次元空间而言,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比方说,把一百万平方大小的平面卷起来,假如这平面的厚度是零,那理论上,可以卷缩成无限细小的一根纸卷,并能不断对折,形成一团可大可小的小纸团。只要纸够薄,那纸团就能足够小。如果那平面的厚度是近乎零,那卷起来的东西的体积就能无限接近于零,可以轻易放在任何一个口径只有几厘米大小的容器里面,更别说放进一个一万平方大小的平面里面了。

“同样的道理,以四维世界的力量,将亿万立方空间的三维物质压缩放置进入只有几立方乃至更细小的空间当中,并不难。而我们永生主,哪一个体内没有压缩着无数个大千宇宙,压缩着不知多少万万亿兆个宇宙?只要那些压缩宇宙的维度不超过我们可控的维度,就能无限压缩。我们掌控四维,就能无限压缩三维,我们掌控五维,就能无限压缩四维。难点只在于将空间压缩与释放之时的‘功耗’是否支撑得起罢了。

“那个,假设,在这个镜像空间所处于的永生十八域,你能够掌控九维层面以上的法则,而这个世界却只能容许七维八维层面的空间存在。那么,你划下一个特殊环境,临时拥有一定的八维九维层面的力量,再让这里的四五六七维全部蜷缩收进三次元空间当中,变成三次元空间的一个细小粒子。

“如此,只要我们找不到那个粒子,找不到那个中枢,就发现不了四次元层面以上的空间存在,无法使用四次元以上的力量,所有实力只能被压制在三维层次,你却可以反过来利用四维及更高层面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而之前种种镜像,也不过是高维对低维的碾压手段罢了。”

镜女一怔,随即哈哈大笑:“精彩,实在是精彩,不愧是永主当中的强者,只不过,你们虽然看破了这个镜像空间的玄妙,但是,能破解得了吗?知道如何破解,不代表真就能破解,正如你所说,本镜女是将一大片七维时空切割,将这七维时空当中的六五四三二一次元时空连同你们都切割下来,再把这里的七六五四维时空都收缩进入一个八维粒子,再借助九维层面的力量让这个八维粒子藏于残存的三二一次元时空当中。

“你们就被困于此,无法施展三维层面以上的力量……没错,你们是看破了这点,但那又如何?你们能找到那个粒子吗?”

吴空冷笑道:“说你蠢你还不信……或者,说你狂妄自大呢?你不调动那些镜像,我们难以找出那隐藏的粒子,不借助永生液是办不到的,但是,你调动那些镜像,必然要动用到九维层面的力量……我们如何感知不到?你以为,我们被困于永生十八域当中,这永生十八域只有七维层面与一些七八维时空夹层的裂缝,我们就无法悟透九维十维十一维层面以上的力量的玄妙了吗?

“你太小看我们了!!不论是永生六帝,还是茶圣夫妇,或是其它来自源初大陆的强者,全部都能够掌握八维九维十维以上的力量,只不过受限于永生十八域的环境而一直无法动用罢了。以本尊的天才,也对更高层面的力量了如指掌,你说,你当着我们的面动用那层次的力量,我们会完全无法察觉?”

镜女脸色骤然一变。

“你的花招,玩完了!!”

吴空说着,一拳轰向前方虚空,其它强者也纷纷动手。

“不!!!”

镜女一声惊呼,这镜像空间轰然炸碎,却不再像之前那样碎而自动修复,而是彻底崩毁,然后显化滚滚混沌。

“出来了!!”

众人重新出现在永生十八域的正常空间当中。

只不过,周围已经看不到那个镜女的身影。

“操控那么强大的镜像空间,那样的扭曲世界,困封着我们,哼,如果不借助预先制造的超大阵势,则必有你的本体藏在附近,亲自动手,否则,如何能办到?而你之前根本没进过永生十八域,哪来的预设阵势?哪能让阵势与环境契合?你无处可藏了,镜女,你的本体,出来吧!!”

众永生主分别朝不同的虚空出手轰击。

但是,计算得准的,却是吴空与源初大帝,双方的大手同时抓向一片虚空,一捏之下,虚空崩爆,从三维崩碎到四五六七维,将匿迹的那镜女震飞出来。

“是她的本体。”

“杀!!!”

众人怒吼。

镜女脸色惨变:“不!!!”

海伦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泸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盐城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