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讯飞创业路怀揣百亿梦想8年做到25亿iyiou.com

2019-03-11 15:54:18

讯飞创业路:怀揣百亿梦想 8年做到2.5亿

8年多以前,刘庆峰对柳传志说,“未来我们想要比联想做得更大。”

当时是2000年,距离科大讯飞(安徽科大讯飞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002230)成立仅一年。1999年,由中国科技大学的一批学生创建的这个公司,想实现“未来人与所有机器都能对话”的梦想。据赛迪顾问的数据,2006年科大讯飞占中国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3.4%的份额。

“1999年我们创业之初的目标就是100亿元人民币以上。”刘庆峰说,科大讯飞如今的营收仅是这个目标的1/40,“上市怎么可能成为科大讯飞的终点?”2008年4月,科大讯飞在深圳中小板上市,以每股12.66元的价格发行了2680万股,发行市盈率将近30倍。今年1月,科大讯飞发布的2008年业绩快报显示,去年月份其营业总收入仅为2.575亿元弱。

8年做了2.5亿,100亿的梦想,还要走多久?

2000年,刘庆峰当年在联想集团“战略入股”和联想投资之间选择了后者。“讯飞不可能以任何企业的战略发展为自己的努力方向,我们有自己的方向,不会服务于任何股东的发展。”刘庆峰说。2000年前后,联想集团是科大讯飞的客户,前者推广的“天禧”系列电脑嵌入了科大讯飞的智能语音软件。联想集团每台电脑为此支付给科大讯飞1块钱。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从2.5亿到未来100个亿,首先就遇到了宏观经济下行的挑战。科大讯飞2008年年报中也坦承,“电信重组、金融行业投资放缓”带来了不利影响。嵌入式语音软件产品在应用上也可能受各大生产商生产量下降的影响。同时在站到2.5亿的高度后,怎样才能使创业团队仍可以“同甘共苦”而不会“分崩离析”?

起步与转型

从“实验室主任”到总裁,“我花了3个月的时间来适应角色的转变。”但刘庆峰不得不这么做,一个公司要成长必然要整合多种资源,而这只有总裁而非实验室主任能做到的。

“讯飞的战略方向,在我们创业天就确定了,这10年间都未曾改变。”刘庆峰认为,在未来的年内也不会改变。

2000年,包括刘庆峰在内的科大讯飞创业团队专门开了个会,地点在安徽巢湖的半汤。对这家公司而言,“半汤会议”意义重大。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讯飞面前的路,大到整个IT接口,

小到语音合成。如果做语音合成,是多语种还是只做中文?还是语音合成、语音识别都做?又或者语音技术和语言技术都做?

在半汤,这十来个人的团队试图在黑板上画出讯飞的未来。“后来就认准了两个标准,讯飞能在这个领域中成为名,第二这个产业有超过100亿的规模。”刘庆峰说,把未来目标定在了做“语音和语言产业的龙头”上。“围绕中文语言核心技术,在保持研究国际的情况下推动产业化。首先成为中文语音的国家队,之后的目标则是全球的中文语音技术提供商,在此基础上成长为全球多语种产品提供商。”

之所以有半汤会议,恐怕和刘庆峰等的之前经历有颇多关系。1999年其同一个创业团队成立了“硅谷天音”,后来刘庆峰等也是以这个公司的资产入股讯飞的。

硅谷天音主要做研发,仿佛中国的“贝尔实验室”,而把市场、管理等权限交给合作伙伴。早期刘庆峰认为“除了做算法、编程是创造性的之外,管人、做市场都不能算创新”。硅谷天音的尝试却是失败的,合作伙伴“今天让做会说话的电脑,明天又让做PDA,后天又转向了公交卡”,结果“什么都没做出来”,刘庆峰说,产品、市场没有前瞻性,“还在教育市场就放弃了投资”。

这个当口,“大家都说,要不你挑头来做?”刘庆峰回忆说,而他自己也不想就此放弃。学生时期就担任国家863计划语音合成项目组组长的刘庆峰认为,语音领域确实大有可为。现任讯飞董事长的王仁华教授是刘庆峰的导师,他当时说,“我觉得你们这个事情能成。因为从没见过科大这么多的学生这么团结过。”讯飞创业团队的主力,都是中国科大的毕业生,很多是诸如黑客版、编程版等BBS上的IT版面版主,是刘庆峰一个个谈下来的。

从“实验室主任”到总裁,“我花了3个月的时间来适应角色的转变。”但刘庆峰不得不这么做,一个公司要成长必然要整合多种资源,而这只有总裁而非实验室主任能做到的。

然而,尽管带头签了三年保密协议,刘庆峰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他放弃了保送博士,而选择自己考。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如果想出国读博,随时可以走”。

“万一讯飞做不起来呢?”当时中国语音市场掌握在国外大公司手里,包括微软、IBM、英特尔、摩托罗拉等都在中国建立了实验中心,微软亚洲研究院前院长李开复就是语音方面的专家。

另一个“大家不得不走人”的原因,是团队无法进入状态。“万一我始终无法进入总经理的角色呢?”刘庆峰说。而讯飞的待遇也相对没有吸引力。其所签署的协议中,每月的工资不足3000元,形成对比的是19在这一条路上会遇到各种挫折99年华为对中国科技大学信息学院所有的毕业生照单全收,起薪是7万-13万。而讯飞的团队,基本上都可以出国。

VC的双刃剑

英特尔或许只是走成的那家。事实上其招股说明书就显示,从2004年到2006年期间,讯飞的股权转让极其频繁。也许不少股东都一度也想转让,却无人接手。

“燃烧亮的火把,要么率先燎原,要么熄灭。”2000年年底,讯飞的年度大会上,刘庆峰向团队指出,尽管讯飞可望燎原,但却也面临熄灭的危险。

讯飞内部,当时有“世界就在脚下”的感觉。1999年成立时,科大讯飞注册资金300万元,1999年底安徽信托、美菱集团、合肥永信以3060万人民币入股。2000年12月,复星高科从安徽信托、美菱集团和合肥永信处取得讯飞18.43%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而2001年8月、2002年3月,先是联想投资向讯飞增资800万元,后有英特尔从合肥永信处以430万的价格买入讯飞2.86%的股权。行业投资机构的看好,使科大讯飞迅速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但刘庆峰逐渐意识到:事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初我们只是想方向,但是一个管理很正规的公司进来了,整天要你拿财务报表说话。”但讯飞一直到2004年才“止血”,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05年度才有了1107.21万元的利润,2006年的相关数据为3723.89万元,2007年则上升到5535.68万元。

英特尔的退出,被认为与赢利的遥遥无期有关。2004年11月,投资讯飞2年半的英特尔转让讯飞股权。受让人分别为刘庆峰100万元,王仁华100万元,转让价格均为215万元。

2002年3月英特尔参股讯飞时,曾经和联想投资有协议:其所持有讯飞股权由联想投资兜底。“但我们不愿意给联想投资增加压力。这样对他们不公平,凭什么英特尔不要的他们就得要?”刘庆峰说,他对这个公司有信心,于是“到处借钱买下了这些股权”。“其实我并不在乎多那点股权,而且当时筹钱对我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为了大家的信心,我觉得非这样不可。”

英特尔或许只是走成的那家。事实上其招股说明书就显示,从2004年到2006年期间,讯飞的股权转让极其频繁。也许不少股东都一度也想转让,却无人接手。

在当时的投资环境下,“每一个机构投资人在董事会里都有一个席位”。联想投资相关人士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开会时,经常是十几个人相持不下”。争论的关键就在于讯飞是否应该转变方向以尽快实现赢利。

矛盾在2001年就初现端倪。当年的年度大会上,刘庆峰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让所有股东、创业团队和社会各界关心我们的力量,从过度乐观回归到艰苦创业中来。”当时的他压力巨大,“外界甚至有人说,刘庆峰只知道蒙钱,蒙到了钱他那帮兄弟就瞎花,什么都做不起来”。另一方面也有人建议讯飞转型做房地产,或者用安徽省知名品牌去做资本运作。

“但我说,讯飞只做讯飞做得到的事情。”刘庆峰去和市领导、高新区领导一个个谈,提出讯飞必须脚踏实地地做,“大家都很理解,但大家也都很失望。”联想投资当时也在“一家家拜访主要投资人”,说服他们暂时别卖股份以及让讯飞坚持智能语音的方向。实际上讯飞从成立一开始就有收入,“只是早期对技术、研发的投入所占比重相对较大。因此收入无法覆盖成本。”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王能光如此说,“大的方向没有问题,只是赢利延迟了。”之前对教育市场的过程太过乐观。

讯飞上市之后,刘庆峰对联想投资说了两句话,句是“实在抱歉,当时的估值高了一点”。第二句是,“你们放心,再过三五年,讯飞完全有希望是联想投资投资案中收益率的”。在投资8年之后,联想投资终于看到讯飞上市,“但毕竟投了那么长时间,投资回报率也并不高”。刘庆峰认为,让投资人“看到讯飞的每一个进步”是其留住投资人的关键,“无论是月度、季度还是年度会议,都会邀请股东来参加”。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包括刘庆峰在内的14名自然人股东持有讯飞24.30%的股权,超过上海广信。但是在盈亏平衡点以前,“我们都主动拿很低的工资。”因为没有赚到钱。

夹缝中成长

在这场后来居上的战役中,“2000年把孙金城老师请回来”被视作一个关键的节点。

2008年初比尔·盖茨曾表示,语音、触摸和视觉是未来IT发展的三个方向。据赛迪顾问的数据,过去几年语音市场的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5%。而事实上微软对语音技术的研究始于上世纪90年代,2007年3月更是以8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Tell Me公司,后者主要从事语音搜索业务。Google也高度关注语音技术应用,于2007年4月正式推出了语音搜索业务的公开测试服务(Google Voice Local Search)。而为了应对IT巨头带来的巨大竞争压力,全球两大语音厂商Nuance和Scan Soft于2005年正式合并。

1999年讯飞成立时,IBM、微软、摩托罗拉、英特尔等都已经在中国成立了专门的语音研究基地。“国内好一点的实验室、好一点的研究者差不多都被这些巨头搜罗走了”。由此讯飞提出了“顶天立地”的路线。早期在品牌、产品、市场都不占优势时,“争取技术”是讯飞的亮点。而立地则是使得其技术能尽可能多地进入应用层面。

“如果只有微软在做语音,那是可怕的;如果有3家巨头在做,就不可怕了;如果除了这些巨头还有几十家在做,那么就一点也不可怕了。”刘庆峰说,讯飞是用一个拳头和这些机构的一个指头在竞争。这些机构会把人才瓜分掉,同时“不仅要做语音,还要做别的”。对讯飞而言,“语音是的方向”。

在这场后来居上的战役中,“2000年把孙金城老师请回来”被视作一个关键的节点。孙金城是中国科学院声学所研究员,“对声音合成和声音听辨方面有独特研究”。此前其为IBM效力,但讯飞把他挖了回来。讯飞给出的条件是建立联合实验室,而其招股说明书中也披露,作为技术顾问的孙金城持有其0.60%的股权。“重要的是,中国语音领域中有优势的老一辈大师们都认为,语音是文化的基础和民族的象征,理所当然要为中国人。”刘庆峰说,语音和语言技术是典型的交叉学科。

国外大机构请到的,大多是“技术水平比较高的”的留学生,但他们对语音的积淀不够。而在讯飞的背后,有从1980年代就从事人机语音通信的王仁华教授,有孙金城教授,还有中国社科院语言所今年已百岁高龄的吴宗济老专家,“他对声音、语气、语调等40多年的研究被我们用到了计算机上”。

2008年,讯飞在刚刚结束的“2008 NIST Speaker Recognition Evaluation”——国际说话人识别评测大会上,获得了综合指标名的成绩。而其对手不仅有IBM研究院,还有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等国际高校。

“先合成后识别”的产业策略,则让讯飞获得了步的收益以及行业客户认可。据赛迪顾问的数据,2006年语音合成与语音识别分别占中国中文语音技术市场的83.3%和16.7%。

另外语音合成技术的应用门槛相对底。讯飞初的收益来自于切入号码百事通、银行等等,讯飞用合成技术替代了人工,“只要在后台加一个服务器”就可以实现用机器向用户提供动态信息。假如说客户需要为这种合成技术付300万元成本的话,识别“则还要加800万更新设备”,据其招股说明书,从200085年到2007年间,电信领域语音合成平台产品销售收入年均增长135%。

2004年、2005年期间,华为的一次公开竞标奠定了市场对讯飞的认可。当时参加竞标的除了讯飞,还有IBM,Scan Soft以及Nuance。在投标开始后,这几家巨头的价格一直不断往下降。但到了一定程度后,讯飞不降了。“华为是龙头型企业,如果给他们的价格降下来了,我们的价格就不可能上调了,整个产业都将入不敷出。”刘庆峰说。但出乎意料的是,华为选择了讯飞。

其实讯飞有前车之鉴。2000年其推出的“畅言2000”已经融合了汉语语音识别技术和合成技术,但这个“在电脑里随时随地听写”的产品就是卖不出去。类似的“播音王”也遭遇了同样的结果。应用环境限制了识别产品的推广。

但讯飞并没有放弃语音识别市场,其与识别技术强的Nuance早在2003年就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根据赛迪咨询提供的数据,早在2006年讯飞就已占据中文语音识别市场的一半江山。在2009年其和Nuance友好分手,“我们在语音识别领域也已经足够有能力了。”刘庆峰并不避讳地说。

上市后的“革命”

这些人是否会因为“上了市、口袋里有钱了而松懈”?而在公司进入到平稳发展阶段后,又有多少人会服刘庆峰的老大地位?

拿到上市批文的第二天,讯飞的核心人员又在一起开了个会。“上市并不是终点,讯飞离1999年设定的目标都还差着一大截。”这是这个会议要传达的思想内容。

即使以IPO当日12.66元的价格,即使仅持有该公司0.41%股权的讯飞研究员副院长胡国平,其身家也达到几百万。这些人是否会因为“上了市、口袋里有钱了而松懈”?而在公司进入到平稳发展阶段后,又有多少人会服刘庆峰的老大地位?

“以我的观察而言,核心团队现在更从容、更坚定。”刘庆峰说当年只是摸索,语音技术可以在哪些领域应用、哪些领域可能成为讯飞的核心技术、哪些领域的增长会更快一点,“现在看得更清楚了”。语音技术的产业应用环境更好了,“以前想把软件用于、学习机、游戏机却不可能,因为硬件平台的运算能力不够而不能使用”,但现在可以用很低的代价来实现语音功能。上市之后又有资金支持,品牌也已经形成。“凭什么过去都没走,现在就会想离开呢?”

对于其团队,刘庆峰也并不认为会“分崩离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为利益分配红过一次脸。”其中原因则是利益分配格局很早就已经确定,以刘庆峰为例,其在讯飞中所占的股权比例从初的10.32%到后来基本维持在9.47%左右。

“我觉得自己还是称职的一把手,大家对我也是信任的。”刘庆峰说。讯飞在内部实行双向金字塔制以避免职场上的玻璃天花板。“如果你有曹操的本事加刘备的心胸,然后你的方向有持续的发展空间,就可以以你为节点长出一个新的金字塔来”。

讯飞的组织架构从早期“研发、市场和行政”的块块结构发展到准事业部,“现在是事业部制”。每个事业部都有自己的战略管理委员会,决定一些可能的发展方向。讯飞副总裁吴晓如同时也是语音平台事业部总监,其产品在电信级的应用从中文合成拓展到中英文,然后再到广东话、四川话、东北话等方案,2008年又开拓了普通话测评业务,以及由合成延伸到识别,“都有这个事业部全权掌握。”刘庆峰说,他和这些事业部的同仁一起“做起来”,如果成功“就全盘丢给他们做”。“讯飞内部的这些事业部,未来哪一个规模都要比讯飞现在的整体规模大。”据其透露,在适当时候这些事业部将成为独立的子公司进行运作,“向下生长,自己扎根成为一棵大树”。

由此,刘庆峰可以大部分时间对外,“内部的沟通时间接近30%。”相对单纯的内部关系不需要如联想集团早期那般,为了“人事、分红”等问题而煞费苦心。

当年刘曾经问联想集团的柳传志一个问题:和员工在一起的时间有多少?但得知是50%时,他觉得非常惊讶同时也受益匪浅。

“讯飞的产业不像联想集团只有电脑那么单纯,我们需要开拓、创新的东西比较多,因此需要保持更多对外的精力,思考战略、整合资源。”刘庆峰说。讯飞地处合肥,相对而言信息闭塞,也是其不得不经常往外跑的原因。“未来讯飞总部以及研发、生产基地仍然会在合肥,但市场会向北京、上海延伸”。

远期美好,是否现状堪忧?

“去年下半年的数据比上半年好,四季度的数据比三季度好。”刘庆峰说。1月份公布的讯飞2008年业绩快报称,2008年的营业总收入比2007年全年增加了25.1%,而2007年的相关数据是20%强;而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分别都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1.98%、40.09%和31.43%。

在各业务方向上,语音支撑软件中嵌入式语音软件产品销售收入增速超过50%,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电信级语音平台的增速放缓。“如果没有经济危机,用于、卫星导航设备的嵌入软件销售肯定还会更好”。

新的应用领域的拓展,也抵消了这部分不良影响。尽管基于等的需求下降,但学习机、语音教具产品的需求却在提高。讯飞去年推出的语音教具,可以帮助英语老师在课堂上做标准英语字词、词句的代读,还可以对老师的读音进行打分。“去年安徽省已经有3万名老师人手一部在使用这种技术了”,刘庆峰说,目前有多个省份表达出要使用相关技术的强烈意愿。

讯飞用合成技术替代了人工,即使如此,去年产生销售收入的产品方向占讯飞总体研发的“不到50%”。其事业部就是围绕共同的核心技术,实现产品形态的多样化。通过技术的应用拓展,“既可以提供核心技术,也可以提供解决方案”。“过去两三年我们一直在做识别的产品研发,去年这部分产品的销售额只有一两百万,今后几年肯定会发力的。”刘庆峰说。

2009年新余B2B/企业服务C轮企业
文化产业资本大会
2018年金华人工智能种子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