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荷塘乡村异事二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8:05 编辑:笔名

【一】白胡子老头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院里度过的。  这个大院依山而建,分内外两院。好像听二奶奶说过,是建于清朝康熙年间的,是一个做买卖的人,有了钱以后,雇人修建的。反正是年代很久远,往往让人一眼望去,就有一种古朴庄重的感觉。  那时候,全院一共住着十多户人家,我们家就住在一个叫做“西耳房”的屋子里。  耳房,顾名思义,就是像耳朵一样的房子,也就是在五间正房的旁边,搭建的一个外观看起来像人的耳朵一样的小房子。  听妈妈说,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住在东上房的,由于人们都说西耳房闹鬼,都不敢住,于是我爸爸就不信邪,带着我们全家搬了进去。直到后来才听妈妈说,当时并不是我父母不信邪,而是由于西耳房的房钱便宜,才搬进去的。东上房一个月五元的房钱,西耳房才二元,每个月能省三块钱,这对于我们家当时的状况来讲,那真是求之不得。  我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一个典型的马列主义者,更是一个无神论的坚定的捍卫者。当然,他又是一个勤劳的细致的一个普通人。正是由于他的勤劳和细致,所以我们的家搬进去之后,没几天便打扮的干净整洁,让院子里串门的人们眼红的很。  当然了,眼红归眼红,而一旦我母亲跟他们开玩笑地说,要不然咱们换房子住等等话语的时候,人们又急忙摆手,生怕自己真的住了进来。呵呵。  偶尔,在大院的大门中歇凉的时候,小媳妇们就不免悄声地问我母亲:“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  而母亲往往很诧异地就反问道:“发现什么呢?究竟有什么呢?”  于是,人们就悄然无声了,而悄然无声的背后,往往是比我母亲还诧异亦或是惊奇。  正是由于人们的反复探寻,结果弄得我母亲也不由得疑神疑鬼了。因此,她便时常半夜也不睡觉,就那样翻来覆去地醒着、听着,希望看到或者听到一些什么,可内心中却又怕发生一些什么,直到迷迷糊糊地,随着父亲那整耳欲聋的鼾声进入了梦乡,也没发现任何反常的事情。于是,再听到那些无聊的话语时,我母亲便笑了,她觉得那些唠唠叨叨的人们,真是有点可笑的韵味。  搬进西耳房住的时候,我刚好四岁,而一个人到了四岁的时候,一般来讲的话,都有了记忆。于是我便很清楚地记起了那时在西耳房发生的事情。  好像是在某一天的半夜里,熟睡中的我被一阵尿意而催醒,于是就光着身子下了炕,迷迷糊糊地,借着月光找到了尿盆,然后就开始畅快淋漓地小便。结果在小便到一半的时候,我偶尔就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在墙上正对着我一闪一闪地笑呢。  啊呀,当时我那个害怕的呀,简直就像是看到了鬼。于是,尿也没了,身子也发凉了,头皮也发麻了,好像汗毛都竖了起来。于是便蹦跳着上了炕,一骨碌钻进了被窝,用被子蒙住了头,大气也不敢出。直到母亲喊我起床的时候,我才露出了头,然后就大汗淋漓地对父母讲了这件事。  不曾想,父亲大笑着说:“小孩子,听人们讲鬼故事听得多了的缘故吧,以后给爸爸少听那些故事,省的眼一花就想到了鬼,这世上哪有鬼呢?根本就是人们瞎编的。”  于是,我也就慢慢地忘了这件事。  可是,在随后的两年之内,我不止一次地看到过那个白胡子老头,甚至于有时候在白天的时候,他也会偶尔出现在墙壁上,一闪一闪地跳动着。于是,我就反复地跟母亲说,于是,母亲便有些相信了,就当做稀奇古怪的事情一样,告诉了院子里的人们。  “哎呀,你们说的也真是,我家孩子经常会看到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在墙上挑动呢。可是我们就看不见。”我母亲在串门的时候,偶然就对人们说。  “哦,你没听老人们说嘛,小孩子在十二岁之前是归曹奶奶管的,不归阎王爷管,因此,孩子们能看到鬼,咱们大人肯定看不到。”小媳妇们支支吾吾地说着一些传说,当然把母亲吓得也够呛。  吓是吓,但终归不是亲眼所见,因此我母亲也就在父亲的痛骂声中,不当一回事了。  后来,这事情不知怎么地就传到了房东的耳朵里,人家房东就对我父亲说:“孩子大了,要结婚呀,想把这间屋子拆了,重新盖一座,希望你们能理解,尽快的搬出去。”  我父亲听了以后,知道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于是,就赶忙应承下来,于是没几天就搬家到了外院的东厢房。  当然了,白胡子老头的事情也就不在困扰我和母亲了。  我们搬走没几天,房东就带着他的三个儿子,把西耳房拆了。拆是拆了,可是人家也没有在原地重新盖房子,让人们也感到奇怪的很。  再后来,人们便传回来很多让人吃惊的消息,大体的意思就是说,不知怎么地,我们的那个房东猛然间就发了大财,一下子就在城里买了三套院子,并且还买了电视机、摩托车等等很多现代化的家具。那时的人们,别说电视机、摩托车了,一般家庭结婚要彩礼也就是个凤凰牌自行车,以及上海牌手表,其它的想都不敢想。谁曾想那个穷的叮当响,为了三块钱的房钱也要大吵大闹的房东,竟然能够一下子变成这样,的的确确,让人们吃惊之余不免露出猜疑。  猜疑是猜疑,终也只能当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而发一顿感慨而已。  很多年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跟二奶奶谈起了白胡子老爷爷的事情。我说:“二奶奶,他真的是鬼吗?”  二奶奶在听了我的话之后,苍老的脸颊上的皱纹一下子便舒展开来,她笑着说:  “孩子,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像是鬼这个问题,其实你相信他就有,你不相信他就没有。”  “那我看到的白胡子老头呢?”我紧紧地追问道。  “呵呵,孩子,我告诉你吧,你所看到的白胡子老头,其实那是银元而不是鬼。”  “银元?”我一下子便懵了。  “对,是银元,古时候,有钱的人在修建院落的时候,为了防止钱财被抢,就会盖一些藏匿钱财的机构,比方说,地窖呀,壁橱呀等等,但是这些地点有时候会被强盗发现,于是,有些有脑筋的地主,他们就会盖一间放杂物的房间,而这间房间的墙壁,就埋进去很多黄金或者白银。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金道子和银道子。一旦强盗来抢劫,他们只顾授寻家里也就不会想到闲房的墙壁里其实有大部分钱财,因而也就能够保存实力,继续生活。你们家所住的房子,就是古时候所说的金道子和银道子,因此上,墙壁里一般来讲,都会有金银财宝的。”二奶奶望着我,目光里带着温柔。  “哦,明白了,怪不得人家房东怎么就一下子变得有钱了,原来是拆房子拆出来银元了,哈!”我恍然大悟,一下子便明白了妈妈一辈子也不明白的事情。  “金银财宝这个东西,很是奇怪。好像有灵性似的,它通常不会在一个地方存放的太久,时间一旦长了,它就会幻化出一些奇怪之像,让有缘的人看到它而得到它,然后让它重见天日。就像你看到的白胡子老头,那就是银元所化。如果是黄金的话,它就会变成黄色的人形,如果说是珍珠玛瑙的话,它又会发出彩色的光。你说你看到了白胡子老头,因而我就断定,那一定是银元而不是黄金等等其它的财宝。”二奶奶说的话有些神秘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呀,唉……”我听了之后,顿时觉得很感慨亦或是有点后悔、惋惜的心思。  当然是后悔了,我只是后悔我父亲当时为什么不懂得这个道理,如果懂得这个道理的话,在我已经看出来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能挖开墙壁,取出银元,那么我们家就会变成有钱人家了,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整天辛辛苦苦地为了生活而奔波了。呵呵,也真是。  二奶奶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于是就说:“孩子,钱这个东西就像是水一样,它是流动的。你如果存放久了,那么它就要非要想方设法地流动开,就像是一个水库一样,如果不放水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会垮坝的。从古到今,你看那些嗜钱如命的人,往往攒着钱财不撒手,可是钱哪去了?它总有一个出处,不是被盗,就是得病出事,要么就是犯罪被抄家,有几个能留给子孙的呢?更何况,得意外之财,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如果没有福分的话,即使得到了,结果也好不到那里去。因此,你就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上了,你没有得到,就说明你跟它没有缘分,说不定还是好事呢,呵呵。”  听到这里,我刹那间便豁然开朗了。  望着二奶奶的面容,我的眼前仿佛便出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让我惊吓万分的白胡子老头,只见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对着我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一付调皮的神色。  于是我便脱口而出的说了一句话:“滚一边去吧,我可不被你所诱惑!”  谁曾想,二奶奶听了我的话后,一下子竟然眼睛瞪得大大地,懵在了那里……    【二】赵三  小时候,我们大院里有一个赖皮鬼,叫赵三。  赵三的赖皮是出了名的。他从小就没了父母,全靠两个哥哥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谁曾想,到了十多岁的时候,养成了好吃懒做、偷鸡摸狗的习气。整天,不是偷了张家的鸡,就是卖了李家的羊,要么就是调戏一下大街上的女孩子,弄得左邻右舍、全村子里的人是毫无办法。一来是可怜他从小没了父母。二来是害怕他报复人的手段。于是便就那样宠着、惯着,结果把个赵三纵容的是越来越不像样子。  开始的时候,两个哥哥还管教一下,结果每次打完赵三以后,两个哥哥就发现,不是碗里有了老鼠粪,就是面桶中有了鸡屎,要么就是烟囱被堵死,或者被子里出现了花斑蛇,等等等等,弄得两个哥哥把他赶出了家门,是死是活,再也不要了。  能对亲哥哥下此黑手的人,对别人还能好吗?可想而知,人们只能是敬而远之,不惹。  赵三比我大十岁,在我的记忆里,他老是穿了一个羊皮大衣,冬天毛朝里,夏天毛朝外,头发乱糟糟的,晚上就睡在打谷场的房子里,身上的气味难闻的很。但是,奇怪的是,赵三对我却真好,从来也不欺负我,并且还有时候,悄悄滴给我吃一些他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好吃的呢。  每到吃饭的时候,赵三就全村四处乱串,一旦让他闻到哪家吃肉的时候,哪家就倒霉了,赵三就会死皮白脸地坐在人家的地上不走,于是人们只好给他端一些好吃的,看着他吃饱喝足、心满意足地走了才敢自己再吃,不然的话,他就要生着法子地作弄你,让你一连几天都不安宁。  赵三还很爱耍流氓,不是今天偷看女厕所,就是明天在路上拦住女孩子搂抱人家,结果把村里的人们气的是有苦难言、哭笑不得。  因此,人们在背地里都恨之入骨,都纷纷咒骂着:快让老天爷劈死他吧,快让二鬼把他收了去吧!  可是骂归骂,人家依旧活得好好的,于是众人便纷纷提出意见,向大队干部反映情况,让大队给解决一下这个麻烦事情。  经过众人的商讨,给了赵三一份工作,那就是让赵三到村外的庄稼地里看护庄稼。答应每天给送好吃的,并且年底给高工资。  这才除了众人心头的一块心病。  可是,舒心的日子没过几天,赵三却又回到了村里,说什么也不干看护庄稼的活了。不干也就罢了,他却一本正经地向大队干部提出了要求,那就是从今后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并且自愿要为村里的人们做一些好事,希望人们能够原谅他以前的所作所为。  啊呀,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人们开始并不相信他的话语,以为他又要耍什么鬼花样。但是直到看着他那苦苦哀求、痛哭流涕的样子,才疑心疑惑地姑且相信了他。  我那时刚好十来岁,我当时看到他那个样子,感觉到很好笑。  后来的事实证明,赵三确实改好了。  他先是在队里的煤窑挖煤,后来便买了一辆三轮车跑运输,再后来便换成了汽车,没几年的时间便盖了新房,娶了老婆,成了一个有着十二辆“斯太尔”大车,雇了十多个司机的运输大老板。  哎呀,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呀!现如今,村里的人们一提起赵三,那真是又是摇头,又是感叹,也不知道如何评价才好。  我也是对赵三的这个结局感到相当的疑惑,于是,在一次与他喝酒的时候,我便问起了原因。  也许是对我从小就看好的缘故吧,他借着酒劲,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出了原因。  “兄弟,哥跟你说吧,那一年,哥被大队派去看护庄稼,结果他奶奶的,哥碰到鬼了!”  “什么?碰到了鬼?那是怎么回事?”我一脸惊奇。  “唉,哥告诉你吧,有一天,天还没有亮,朦朦胧胧的。哥被一泡尿憋醒了,于是起身出了看场房,到外面撒尿。迷迷糊糊地往远处随便一看,突然他发现在一片土豆地里有一个人影。于是哥就想,这还了得?大清早,天还没有亮就上山偷东西了,哼哼,碰在我赵三手下,有你好看的。于是赶忙回到看场房,拿起红缨枪就悄悄地追了出去。当哥靠近人影时,才发现这是个女的,因为她的后背影是披头散发。哥大喝一声,就上去抓。结果那个女子头也没回,起身就跑。哎呀,在空旷的田野里,他奶奶的哥怎么也追不上。而且我发现这个女的跑起来还是轻飘飘的。”赵三讲到这里,喝了一口酒。 共 58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晚按一按教你实用前列腺保养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瞧癫痫病的医院

上一篇:晴雨后湖

下一篇:葬送我